诗不去的章城悠哉也

“我惦记着秋天,
蟹膏最肥美的季节。
你也横空出于我的世界。”

哈萨克之声 编辑 诗人/外语学生
无甚么擅长,有一颗怀旧的心,不定期更新诗歌作品,勋章收藏故事和军服介绍

抱怨

明明是很好很好的关系,很珍视的朋友,却因为我不小心喜欢上了她,落到今天我这一副模样。逃避我,敷衍我,这真的不是那个她,明明她就在空间在私信和别人聊的很欢乐。唉,我不知道如何说好。打扰到了你是我的错,但不小心喜欢上你我不承认我错了。就算是发在空间你也不会看到,你的眼睛已经不会看到我这里。但是,我请求您,尊重我的热情,尊重我的爱,别无他求


结束

天崩地裂的时候我一定在最好的角度欣赏最壮绝的景色。最好我还叼着喜爱的烟斗,和珍藏的礼服。


忍耐

诗意成为累赘,

我在泥潭中挣扎。

你是悲啊,我化身

我的翅膀亦被折断。

我要我的我遁入天堂。

呵啊,原来你是我的幻想。


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武装力量

住在父亲家,只有客厅的一张床是我的地方,所以只能先占领阳台一角放东西

那个时候太简单

想想那个时候,

生活太简单。

不过是:


食一日三餐,

想一个人。

睁眼闭眼,

你也躲不开。


累了、想些

有的没得 ,

开心,才更要

好好休息。


DDR 东德国家人民军一名少校的25周年忠诚荣誉纪念礼盒 里边一把mini佩剑和橄榄枝 证书是灰色封皮亮金色的花纹 非常美观 虽然这一套比较珍贵 但还是考虑要不要出掉233 毕竟富余了一套 底下垫着的是小版旗帜 大旗挂在家里

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人民军礼仪佩剑 展示

我真的需要关心,我会努力笑

我泡在烂泥里,

半身沐着光辉。


你踩在花丛上,

玫瑰刺伤腿。


谁也不知道,

其实我已垂危。


原来侧面看,

只剩拥簇你的芳菲。


你伤到我了,你不会看到,我也不会沉沦